最新 热点 图文

兮甲盘2.1275亿元成交缔造中国古董拍卖新纪录!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7-07-17 01:25)
文章正文

唯一存世的南宋宫廷旧藏西周重器国宝·兮甲盘亮相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,以1.2亿元人民币起拍,最终以1.85亿元人民币落槌,2.1275亿元成交,创造古董艺术品中国拍卖纪录!图为拍卖现场  

西泠印社拍卖有限公司总经理陆镜清与兮甲盘  

  西泠拍卖书画部陆丰川带你看兮甲盘 

2017西泠春拍 西周宣王五年青铜兮甲盘  

  现高:11.7cm 直径:47cm

  起拍价:1.2亿元人民币

  成交价:2.1275亿元人民币(含佣金)

  兮甲盘有多重要?远超想象。晚上九点,是兮甲盘所属专场原定的开拍时间,8点30分左右,忽然大批人群涌入拍场,原本就已满座的大厅顿时显得拥挤不堪,工作人员及时加座,但依然无法满足陆续涌入的人潮。他们的目标十分明确:专为兮甲盘。不过,当得知将推迟3小时左右时,不免还是有些崩溃。

  回到当日一早,气氛就已甚好,9点始,便有大批买家涌入,不到十点,厅内座位已满,首场开拍即陷入或长或短的拉锯战,此种热情直接导致几乎每场都有拖延。

  于是,原本定于晚上9点亮相的兮甲盘,也就在不知不觉中被延迟到了11点多。万众期待中,南宋宫廷旧藏西周重器国宝兮甲盘专拍暨中国青铜器专场在11:15分钟左右开拍,国宝兮甲盘以1.2亿元人民币的起拍价上拍,场内女士率先应价,竞价至1.65亿元后陷入短暂胶着,后委托席上新买家加入,升至1.7亿元,场内买家没有放弃再加价500万,场外紧追加价500万,价格升至1.8亿元,场内再加500万,1.85亿元的价格持续了约十分钟左右。每次加价都带来如潮掌声,氛围愈来愈热,最终,在11.45分左右,此件国宝重器以1.85亿元人民币落槌,2.1275亿元成交,由场内买家蒋再鸣委托竞得,创造古董艺术品中国拍卖纪录!同时,也成为西泠拍卖成立至今的最高价拍品。

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现场  

  2017年7月15日,堪称西泠印社2017年春拍的核心日。就在这一天,由兮甲盘领衔,被业界视为国宝“三希”的三件拍品(兮甲盘、北宋皇家用瓷及七光砚)陆续斩获佳绩,觅得良主。

  【拍卖前瞻】兮甲盘王者归来能否启动艺术市场新纪元? 

  兮甲盘2.1275亿元成交众望所归 

  国内青铜器市场经此关键一役,不仅顺利迈过亿元关卡,更再次给市场注入强有大助力器:精品,永远只会更高。

  就在四个月前,2017年3月,佳士得纽约春拍“藤田美术馆藏重要中国艺术”专场斩获了2.6亿美金。其中,商周青铜礼器青铜饕餮纹方尊和青铜饕餮纹方罍分别携手高调突破2亿元人民币的成交价。

  若与其相较,兮甲盘的学术价值明显更高一筹。

  首先,兮甲盘是一件礼器,而非国际青铜器市场上常出现的酒器、实用器等。中国青铜器品类繁多,其中,礼器用于祭祀和宴饮,社会地位在当时就已经是最高,从来就是被置于金字塔塔尖的对象,相对其他,其投入的金钱、时间、精力、人力等要素都是无法比拟的,这也造成礼器在青铜器世界的举足轻重。这种分量,自礼器诞生之日起便根深蒂固,延续至今日,更是愈发明显。

  其次,盘中铭文价值极高。市场向来爱铭文,兮甲盘不仅有铭文,而且字数多达133个,更重要的是内容完整、稀缺,时间、地点、人物、事件齐全,记录了西周王朝与匈奴的战争,与南淮夷的贡赋关系,诏令诸侯百姓进行贸易的命令等信息,本身就是非常重要的历史文献,具有媲美《尚书》之价值,何惶盘本身。

  这百余字历经千年依然清晰可辨,每字约方寸间,笔画有力,脉络清楚,整体章法与盘面略微内陷表面结合的天衣无缝,两边附耳浑厚有力,内外两侧装饰连续鳞纹,腹身口沿下外壁装饰兽体交连纹,大气简练。虽圈足被毁,但无损整体气势,“国之重器”表露无二。

兮甲盘铭文  

兮甲盘铭文  

兮甲盘铭文及拓片  

  再次,著录过百,来源清晰,身世清明,且流传过程充满传奇性,符合国宝现身的大众基础。兮甲盘自南宋时入藏皇宫,后入民间,又经过变身“烙饼”器之传奇事件,最后又入皇室,直至流亡海外后回国,可谓曲折跌宕,故事性甚强。

南宋张抡《绍兴内府古器评》  

  ▲元鲜于枢《困学斋杂录》(左)元陆友仁《研北杂志》(右) 

民国容庚《商周彝器通考》  

  总体而言,千百年来,藏家无不重视礼器,但青铜礼器传世量本就稀少,特别是带铭文的礼器,再加上铭文自身的分量、有传承与著录的加持,作为南宋宫廷旧藏青铜器中唯一一件保存至今的西周传国重器,兮甲盘是已知国内拍卖市场中字数最多、级别最高、分量最重的青铜器,其铭文媲美《尚书》,递藏绝无仅有,著录让人震撼,王国维称其“更在毛公诸鼎之上”。兮甲盘最终首次亮相国内拍场即斩获此高价,此结果并不意外。

  国际青铜器市场近年正逐步走高,并已于2017年初高调迈入亿元俱乐部。而众所周知,国内青铜器市场受制于政策等原因,迟迟未能全面铺开。西泠拍卖2014年大举破冰,开设青铜器专场,首开先河。由此,国内青铜器市场缓慢复苏,藏家与卖家都跃跃欲试,但一直以来,都是响声大而动静不大,缺乏重器给予关键一击,此番国内青铜器市场质变的产生,可谓浓墨重彩,兮甲盘及所附多重转折意义,已创造全球艺术品市场新纪元。

兮甲盘  

兮甲盘背部  

兮甲盘附耳  

  宋瓷归来 官定领跑 

  其实就在当日下午,捷报已传。中国历代瓷器专场在延迟2个多小时之后,之前备受关注的北宋定窑“尚药局”款暗刻龙纹圆盖盒开拍, 350万人民币的起拍价迅速被买家加价超越,电话委托席两位买家加入后竞争逐渐激烈,加上场内买家,三方以10万为阶梯陆续加价,至500万时,一名电话委托退出,再经过几次拉锯,最终场内买家坚定地以550万元的落槌价、632.5万元的成交价捧得此件精品。

  此件只有掌心大小的瓷盒看上去朴素无华,为何会值如此高价?

  实际上,它占据多项“孤品”之名:既是目前唯一可流通的北宋皇室用瓷,也是目前唯一可流通的北宋定窑“尚药局”铭款完整器。市场角度而言,此物具有双重稀缺性,再加上清晰的传承与著录,市场认可度和增值程度均是极高的。

2017西泠春拍  

  北宋·定窑“尚药局”款暗刻龙纹圆盖盒

  尺寸:高:7.2cm 直径:8.6cm 盖顶直径:6.4cm 足径:5.6cm

  起拍价:350万人民币

  成交价:632.5万元人民币(含佣金)

  就在拍卖正式开始前几日,西泠拍卖邀请了全国陶瓷研究方面的专家专门来看这件瓷盒。故宫博物院冯小琦认为此物从1905年就见著于图录,是一件流传有序的定窑藏品,“它能够回到国内,出现在西泠拍场也算是一件幸事。”在她眼中,这件盖盒流传有序,传世稀少,而且是宫廷用瓷的标志性器物,“从各个方面讲,它的价值都是明摆着的,确实非常珍贵。”杭州宋庄古陶瓷曹灼则认为宋瓷收藏已成收藏界的一个关注点,西泠拍卖这些年一直向着这个方面发力,抓住了良好的发展机会:“尚药局的器物存世非常稀少,这件‘尚药局’铭刻龙纹圆盖盒的出现可以使我们更多的了解其背后的知识,也为我们继续研究宋代定窑瓷器提供了很好的范例。”一件宫廷器物从其产生就具有极高的价值,随着后人的传承和著录,其附加价值更是在不断增加。

西泠春拍北宋定窑“尚药局”款暗刻龙纹圆盖盒局部  

  作为宋代最重要的瓷器生产窑口,定窑深受宋代皇室、文人士大夫所钟爱,如在杭州出土的后刻款宫廷器物标本中,占据了80%的份额。但北宋确切皇室用瓷目前少之又少,此件尚药局药盒是目前仅见可流通的北宋皇室用瓷。

  宋徽宗时,宰相蔡京当权,为邀宠费尽心思,好大喜功,专供统治者服务的“六尚局”就在这一背景下设立。宋殿中省设置“尚食”“尚药”“尚衣”“尚舍”“尚酝”“尚辇”,管理宫廷日常生活,并为此专门制定了《六尚供奉式》,其中就应当包括了定州(当时称为中山府)为六尚局生产御用瓷器的规定。自1948年起至今,有“尚食局”铭款的定窑瓷器陆续出土,而带有“尚药局”铭款的,只有定窑窑址出土有少量白釉“尚药局”款盒残片。

  目前已知传承有序且为完整器的“尚药局”铭刻龙纹圆盖盒仅有两件,其一便是这件,唯一流通于市场中。另一件属于公藏,现藏于浙江省博物馆。二者相较,此件体型略大。

此物有非常清晰的来源著录,  

  1905年自巴黎拍出,购自通运公司 

  除了本身珍罕,此件瓷盒来源显赫,百年间为多位重要藏家递藏。清光绪二十九至三十一年(1903-1905年)间,此物应由大名鼎鼎的通运公司Ton-Ying & Co卖出,买家为法国贵族D夫人。而此间定窑盖盒,必为通运公司创始阶段售出的精品器物。清光绪31年(1905年12月11日-15日),法国最悠久的拍卖公司巴黎Drouot拍卖行举办D夫人的遗产拍卖,拍品内容包含古代中国瓷器,家具,珠宝等,盖盒由此场拍卖中拍出。

  “细数这100年的古陶瓷市场,像这件“尚药局”铭刻龙纹圆盖盒一样高级别的定窑器物可谓凤毛麟角。”著名瓷器鉴定专家刘越认为这件盖盒无论从艺术性还是级别,都到了一个非常高的高度。

  再创高峰七光砚 

  16日凌晨,“文房清玩·历代名砚及古墨专场”举槌,共推出167件拍品。其中,封面拍品清乾隆御铭宋代端石七光砚以350万元起拍,终以770万元落槌,885.5万元成交,由场内买家竞得。

清乾隆御铭旧端石七光砚  

  估价:350万元人民币

  成交价:885.5万元人民币(含佣金)

乾隆御题:七柱分明朗七光,旋轮九气玉清祥。  

  设如内景黄庭注,宜赠山阴内史王。 

  这是一方什么砚?

  此砚是近年拍场极为少见的一件上品砚,首先其石质为宋代的旧端石,纯净名贵,本身就已算上乘,色泽蓝紫色略泛青色,蕉白、青花、鸲鹆眼俱全;其次样式独特,其砚名为“七光”,十分形象地指向背部七条高低不同的石柱,砚首正中有一颗鸲鹆眼,石眼黄绿,晕作数层,瞳子圆正;再次,它是一件皇室之物。乾隆四十三年,皇帝下令将鉴藏的240件砚品加以甄别拣选并编撰成书,乾隆帝亲作序,赐名《西清砚谱》。这件七光砚便被记载其中,乾隆皇帝不仅为其题诗,还将它赐予自己的儿子,即成亲王永瑆(读音xing),他是著名书法家,与翁方纲、刘墉、铁保并称,此物归他,属得其所。后流入民间,百年间寂寂无闻。而今皇室长物,重现西泠,为天下藏家所宝,于我辈是大幸事,于此砚亦属幸事。

  与其他砚谱不同,《西清砚谱》中描绘着每方砚台的具体样式,这为后人判断真伪提供了重要参考。砚石天然,各各不同,目前技术无法全然仿造,再加上石眼位置形状大小亦无法一处不差,且背部七枚眼柱的长短位置,与谱中图绘相较可知一致,此砚为谱中所记真品无疑。

  砚产生于春秋时期,比纸的历史悠久,早在唐宋时就成为文人墨客、皇宫贵族争相收藏之宝,刻砚、赏砚、藏砚成为当时的一股时尚风气。此后,随着社会历史的演变,砚台材料变得丰富多彩。可以说,砚台浓缩了中国各个朝代文化、经济乃至审美意识的各种信息,因此也就具有着极高的收藏价值,砚也因其有文人参与的历史性而被藏家追捧。目前市场上价格最高的几方砚台,都同历代名人息息相关。

  其实,砚台拍卖由来已久,但一直被挟裹于瓷杂之中。2007年,西泠拍卖推出了历代名砚专场,被业内称为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品拍卖史上首个砚台专场,让国内砚台拍卖就此独立。

  2010年,北京保利五周年春拍,一件清乾隆“乾隆御用”御题诗澄泥伏虎砚及紫檀盖盒以1400万元人民币成交,打破了当时的砚台拍卖世界纪录。2011年,北京保利春拍,一方清乾隆年间制“澄泥仿汉御题诗砚”以506万元高价拍出。2012年,中国嘉德春拍,一方清铭紫云砚估价150万-250万元,成交价高达586.5万元。

  2017年,清乾隆御铭宋代端石七光砚斩获885.5万元。

  事隔十年,砚台,以石破天惊的气势刷新业界眼球。
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—— 最新推荐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